女佣

发布于:2020-10-17

天娜是我家中的菲佣。她和香港其他的十多万个菲佣没多大分别,一样都是身裁瘦小、办事勤快。在星期天她也会到皇后像广场和她的乡里吃午饭。要是她有甚幺与别不同的地方,那大概就是她那愁眉不展的脸。除了她在通电话的时候,我很少见她笑 对于这一点,我父亲颇有微言。他不时对我发牢骚,说他在看照片时天娜还是笑容可掬的,谁知到见面时她却变了另外一个人。不过,我觉得天娜只有廿二岁,比我年长几岁而已。见到她一个